陪着你腐烂.跟着你走完.
  • 09«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11
[1880、1859]旧伤。
2009-02-19 (木) | 編集 |
这篇是写给干物君的……结果被我写成这样子囧rz
自殴无极限
从一开始预想的8018到现在的1880这究竟是怎样的变化!!!(pia


写在前面:干物君圣诞快乐!!!T T 话说没赶上生日真的是对不起T T
我写着写着就变成1880了也真是对不起T T 不过可以当188018看(喂
总之请不要因为我写的不好pia我呀~T T
所以……请看……orz表打脸……

+++++++++++++++++++++++++




旧伤




早晨起来想抽烟没有找到打火机。翻了半天连盒火柴都没找到,最后只好到厨房笨手笨脚地打开瓦斯好歹算是抽上了。
厨房里厚厚的一层灰。好几个月都没回来的家,果然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无法使用。山本疲惫地靠在冰箱上,借着抽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随即有点头晕。他拍了拍自己胸前厚厚的绷带,这一拍反倒疼得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果然没有人呢。
山本想了想又想了想,最后还是只能出去。

圣诞节的气氛好到了极点。大街上出没着各种血统各种表情各种装束的白胡子老头,商家的奸计将触手伸向各个年龄段的市民,于是没有驯鹿的老头背着其实空空如也的袋子,在寒冷中把温暖送给每一个路人。
“呜哇,好热闹。”
山本自言自语地在人群中跟着挤来挤去,左手护着胸口,右手掖紧风衣。
今天吵闹的异邦音乐连他这个外国人都听得出来是什么。
寒冷的空气里带着日本没有的潮湿温润,可风吹到脸上却还是一样凛冽,毫不留情。人一多就立刻精神紧张的情绪,也被节日气氛弱化了五六分,山本感觉自己好像不由自主地想要苦笑。
刚想要放松精神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人推了自己一把。
有伤在身的山本习惯性地立刻稳住身体,忍耐住疼痛向旁边闪开身体,捂着伤口的左手迅速伸向腰间的手枪。
“莉娜,抱歉我迟到了!”
身后的男人根本没在意到山本的异样,推开他后就跑向街边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不住地道歉。
“我不是故意的啦……有工作啊……”
身后的人不断向前涌,最终将维持着僵硬姿势的山本推离那里。
“原谅我吧莉娜……”
最后终于连声音都听不见了。

在地铁开动那一瞬间山本靠在冰冷的车门前,维持着一动也不动的姿势,睁着眼睛看向车内所有人。之后他很快地就转过头去看向车外,排除可疑人物之后,他努力地在寻找一个让自己伤口不那么疼痛的姿势。
车体轻微地晃动着,在隧道里快速穿行。站点之间几分钟的路程长的要命。每次开门关门时,山本都在角落里用眼睛飞快地扫过上车下车的人流,神经紧张放松放松紧张地折磨着自己。
在意大利这么久,没有一次是像这次这样凄惨,惨到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个人回来复命。对方杀掉了他带去的所有彭格列所属人员,追杀他一路回到佛罗伦萨,再到罗马。
昨天晚上在市内转了几圈,本来以为把尾巴们都甩掉了。可是早晨醒来去厨房前却发现对面高楼上有一闪而过的锐利光芒,这下子不跑都不行,连老窝都被对方知道了。这下子又要搬家了……说不定连搬家都能省下,下次回去的时候恐怕不管什么都已经被一把火给烧掉了。
山本突然想起云雀冰冷的眼神,心里猛地一紧。在这种不能回总部也不能和大家联系的时候,不知道有谁能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并来帮助自己?云雀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
“我为什么要为你的无能付责任呢。”
上次的任务明明是他看见一大群人就直接冲上去,到最后却还是要算在山本头上,被上头责怪打草惊蛇,又被云雀冷冰冰地说成是“无能”。
门在到站的音乐响起后开启。山本随着人流下车,迅速地挤上与刚才路线相反的另外一班地铁。能把身后的人甩掉就好了。在自己进入闹市区就一直跟在身后的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让人不舒服——不管是穿着还是样貌明明都很普通,可是就觉得哪里不对。
山本随着人流不停地上车下车,换车换线,但怎么走怎么隐藏自己,都无法摆脱那个人和他所带来的违和感。


和云雀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山本去取工作要用的调令,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进去,却发现狱寺被云雀逼到角落,两人表情微妙。
“……你来做什么。”
第一句是这个,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尴尬吧。
“调令……”
“在桌子上,拿了就走吧。”
云雀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像是放弃了一般走到一边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俨然一副被打扰的样子皱起眉来。
山本连看都没看狱寺,大步走到办公桌前,拿了调令转身就走。
“等等。”
走到门口时,云雀开了口。
山本停下抓门把的动作,但却没有回头。
“下次请记得敲门。”
关上门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云雀再次站起,接下来的情节山本那之后在脑中上演了千百次不同的结果,可是不管哪个结果都只让他觉得诡异。
当然他知道当年云雀和狱寺和自己之间都差了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点,没人说破却最终被打破的那么一点点,有人跨过去了可自己却没有。一定就因为这样,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冲进电梯之后茫然了一阵子不知道该到第几层。手指稍稍有点颤抖,这好像是受打击之后的反应,但他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狱寺?云雀?到底是哪一个?
到底因为谁?

山本和云雀一共一起出过两次任务。第一次时一开始有说有笑(山本)有打有闹(云雀)一路上默契度为零却也相安无事,事后云雀对他的评价是无能;第二次时泽田纲吉好说歹说磨了一个星期,云雀才黑着一张脸和山本一起飞去威尼斯。
那时候,云雀狱寺山本三人正在很微妙的时期。狱寺在两人离去时没能到场送别,据说是还有任务,赶不回来。
在抵达任务地点后云雀的寡言形成了低气压一直压迫着山本,一直到饭店为止他都一言不发,貌似舒服地单手支着下巴窝在车子后座翻看任务资料。山本僵硬笔直地插在旁边的位置上,一动不动,生怕一言不和大打出手。
“你,在戒备什么?”
山本听了问话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
“怕惹你不开心……”这样的话说了没关系么……
云雀听了他的话后,居然微微地笑了一下,表现出难得的好心情。
“算了。只要不群聚就放过你。”
他不知道山本在这一笑间,已经完全石化。
“唔,呃!!”
山本以超大幅度的动作整个人都转向一边,结果撞到了额头。
“好痛……”
云雀冷冰冰的眼神扫来:“怪人。”

战斗中山本受了很重的伤,肋骨断了两根,还不知有没有伤到肺。司机把车开得飞起来一般,只在乎速度地把山本送到有家族担保的医院。谁知道医院也早已经被安逸养大了脾气养小了胆量,接了肋骨之后说什么都要他们离开,甚至还扬言说要报警。
黑手党开的医院要报警不是在自取灭亡么?
“算了。”云雀制止了手下,“我们走。”
刚接好骨头的山本被送回饭店,众手下和云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抬到房间里,麻药的效用看样子还没过,虽然他皱着眉头却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手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于是站在一边等云雀的吩咐。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半夜时山本开始发烧。嘴里嘟囔呻吟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云雀皱了皱眉,还是忍耐着去拧了毛巾,回来轻轻地放在山本额头上。
“……”
山本在梦里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云雀的手臂。
云雀看向被他抓住的部分,只觉得被碰触的地方不知是因为太用力还是什么原因而滚烫起来。他眉间紧了紧又紧了紧到底还是舒展开来,没有抽出手,站在原地任他抓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雀觉得胳膊已经麻痹了的时候,山本开了口。
“狱寺……”
云雀像没听见般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的穿过无名小巷了。
山本几次加快了前进的速度,最后都因为伤口和那人的执着,不知不觉又放慢了。他很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干脆干掉他算了,可节日这天街上的人却出乎意料地多得不得了,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混账!山本有点头晕脑胀,感觉跑了这么久,受伤口的影响身体又隐隐地开始发热起来。
“叔叔叔叔,买枝花吧。”
出了巷口,一个不明物体就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山本刚想说谢谢你我不要时他看清了孩子的脸,于是立刻抱着孩子就势向旁边滚了出去。
极限的吵嚷随后响起,打架的喧闹和惊慌席卷了附近的所有人,大家尖叫着开始四处逃散。等山本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地回过头去时,了平已经和那人转战到别处去了,地面上被打出几个坑来,看样子他活得还很健康。
“你没事吧?”
十岁的一平一脸关心,山本每次看到都觉得很搞笑。他想笑一笑证明自己没事,可是胸口疼得让他连咧嘴都像哭的表情。
“肋骨好像又断了。”
山本咬着牙小声说。
“一定很疼吧……”
一平扶着山本坐在一边。
“没关系,”山本嘶嘶地吸气,“以前也断过一次,没关系的。”
以前也有过这么一次,始终没办法忘记的那一次,和云雀一起出任务时断掉了肋骨,醒来时云雀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想要问他自己怎么了却发不出声音,就那么一直一直和云雀对视着,最后云雀收回了视线离开房间独自飞回总部。
“一平……”
“嗯?”
山本开了口想问他,只有你们两个来找我吗。可是无论如何都问不出。他怕肯定也怕否定,于是他只是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怎么了?”
一平歪着脑袋再确定了一次。
山本笑着摇了摇头。
没事。他说。
已经没事了。







END.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哦哦我看了曾經是天雷的山云了!耶!(踹死
可憐委員長一廂情愿喜歡我們家的兒子兒子卻一直喜歡獄寺小公主(捂臉)委員長你還真是經常用來插花呀(抽死
平時看V的文不多,難得看到感覺真的好好(淚目!
請加油哦!
2009/02/27(金) 23:18:59 | URL | 兔子君 #-[ 编辑]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哦哦我看了曾經是天雷的山云了!耶!(踹死
> 可憐委員長一廂情愿喜歡我們家的兒子兒子卻一直喜歡獄寺小公主(捂臉)委員長你還真是經常用來插花呀(抽死
> 平時看V的文不多,難得看到感覺真的好好(淚目!
> 請加油哦!

TAT曾经……现在不是了么(殴
唔嗯唔嗯我是偶尔抽风产文党(明明就有HIT文还没产)!且我到底算不算写文的还是个大问题……
感谢兔子(爱心抱)>333<//////
我们来玩!(何) 我们来玩飞飞的游戏,具体是这样的,我把你扔高高~然后再接住~再扔高~再接住~再……(殴死)……
T33333333333T/~ 要经常来玩哦下次也要来看我写的文哦(喂
2009/03/03(火) 22:13:42 | URL | v #-[ 编辑]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