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着你腐烂.跟着你走完.
  • 1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1
[ZS]一击必杀(送鸟君的生日贺文XD
2009-02-19 (木) | 編集 |
鸟君貌似不讨厌的样子(殴死
于是我厚颜无耻地搬来搬去^^;
一击必杀[ZS]


年轻的厨子泡了上好的红茶,用纱布过滤了茶梗和茶叶残渣,笑嘻嘻地单手托盘轻松地把大家的份端出厨房.
“混帐们!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过要不要喝好喝的茶?”
“要!!!”
橡胶人变态长鼻怪骷髅以及驯鹿快快乐乐地举起手来,倾斜的角度刚刚好都是一样的.山智咧着嘴一边数落着他们的种种例如“根本不懂欣赏不懂品位不懂高雅”之类的毛病一边慢悠悠走到甲板上,把带有心型小匙的两杯先为女士们单膝送上。
罗宾微微笑着说了“谢谢”后很快地就又回到书本的世界去了。
“谢谢山智。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
娜美穿着比基尼躺在沙滩椅上,懒洋洋地道谢。
“说的也是呢!今天的天气是我们爱的证明啊啊啊~”
“……是是是……”
天气好得让人懒得吐槽,想着反正吐啊吐啊就习惯了的娜美,难得地附和着点头。
果然。天空晴朗地过分连云朵都没有。在娜美懒洋洋地指挥下,航道也没有丝毫偏离,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大概是春岛——前进着。
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路飞就把乌索普摇醒一起钓鱼,乔巴后加入进来现在正身前脚后地忙着把鱼搬运到水槽里。弗兰克和骷髅好象在玩抽鬼牌,遗憾的是可怜的弗兰克现在战绩一片赤红,脸上已经贴满了某种鱼类的鳍。
真是和平。
把没被路飞抢走的最后两杯茶放在打牌的两人身边,山智也觉得不知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好了,至少目前好象一切都很平静。
在一片蔚蓝的大海之上有这样一艘过于悠闲的船,不断地向海天相连的方向前进着,又好象其实完全没有移动过。船随着海流轻微地摇晃更使人昏昏欲睡,幸亏耳边还有那吵闹三人组的嘈杂,以及弗兰克几欲恼羞成怒的咒骂声,不然这种感觉就真的如同在梦中一般。
“啊,对了山智!”颠颠颠不停跑动的小驯鹿停了下来,用它那大大的眼睛看向厨子,“可以帮我去找一找卓洛吗?从今天早晨开始就没有找到他,每天都要不停地叮嘱他换药换药换药他都不肯听……”
山智点点头:“哦。跟那家伙是说不通的,要让他听话必须得先打上一架才行。”
“咦?!”乔巴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不不不不行,医生禁止!不可以打架!”
“哈哈哈,开玩笑啦。”
山智转身离开,向后挥了挥手:
“我有分寸啦放心吧,我会让那家伙乖乖换药的。”

除了甲板以外,船的其他地方都是安静到只听得到海的声音的。山智在这艘有点过大的船上走过来走过去,搜寻所有角落。皮鞋踏在“亚当”疏密纹理的某一部分上,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来,稍微有些吵人。
到底躲到哪里去了那个混帐……厨子碎碎念着从卧室里走出来,再转去别的地方。
一直找到船体里最后一个房间。桑尼号的贮物仓里乱七八糟,山智翻来翻去沾了一身灰尘,最后悻悻地放弃再度回到后甲板上。
山智抽完手上这根烟的最后一口,一回手把烟头扔进大海。
“啊。有人在破坏环境啊。”
从身后传来一个稍显冷漠但明显是在找茬的声音。
“……以前你的老师什么的,没教过你要老老实实地听医生的话不然医生就会哭的吗?”
山智挑了挑卷卷眉,皮不笑肉也不笑地回过头去,看见绿茸茸的一团正在阳光下轻微摇晃着。球藻男靠在后甲板的栏杆上,一脸“哈?”的表情。
“乔巴很头痛啊,白痴。”
厨子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再拿出一根烟来。
居然就大大方方地躺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山智为刚才白痴的寻找行为觉得丢脸。
“啊,那还真是抱歉了,我已经好了不需要再上药了,”剑士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是乔巴太紧张了而已。”
“哈?”
你这么说不是让我觉得自己更白痴么……
“你在散步么?”
散步?
真是让人不爽。
“混帐……赶快去上药吧!”
山智失去了和他吵架的兴致,掏出来的烟又那么原样放回去,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就要走。
“喂。”
卓洛坐起来叫住他。
“就这样?”
真是让人火大。
“……如果你现在过来的话还有剩下的茶。”
“还是给我酒吧。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
卓洛伸了个懒腰也跟着站了起来。
“既然只是这样,也不必找得这么辛苦吧?”
山智大吃一惊回过头去:“混蛋你都看见了吗?”
“啊……皮鞋的声音太大了,明明睡的好好的却被吵醒了。”
一边说着这种让人更加火大的话,卓洛一边走过山智身边,朝船的前面走过去。
“你……”
啊啊啊忍不了了。实在是忍不了了。什么天气好什么心情好都他妈是狗屁,老子受不了了,老子尤其受不了别人把我当猴耍!
在山智发作的前一秒,卓洛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再次开口:“啊。我也要喝那个什么茶。不过我不要剩下的。”

“好吧……这次打架的理由是什么?”
两人一路从船的后方互殴到船的正甲板,打破了草帽海贼团大部分船员美好的宁静,吓走了路飞的鱼也打翻了娜美的太阳伞。
“娜美~你听我说啊,这个混蛋他……!”
“话说在前面,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混蛋!你!”
“你们这两个笨蛋!给我老实地反省!真是的,每天只要稍微松懈一下你们都会打得不可开交……”
“娜美!你生气的样子也还是那么可爱!啊,我不行了……”
“白痴。”
“你说什么?混帐,想打架么!”
“……啊啊啊我才是真的不行了来人把他们都带走吧……”
事件的最后以娜美怒吼着“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山智去作饭卓洛去帮忙要是再打起来就不给你们晚饭吃且把你们俩流放到下一个岛上”作为结束。
于是卓洛一脸郁闷地正在削土豆皮。
山智黑着脸大刀阔斧地解剖路飞今天钓上来的N条韭菜鱼——这种鱼没有鱼鳞在该有鱼鳞的部位上长满了韭菜——鬼知道他怎么钓上来这么多条。
“喂。”卓洛先开口搭腔,“这个刀根本就不够锋利啊。”
山智从牙缝里挤出来句话:“你腰上还有三把呢,挨个试试不就行了。”
“那我就不管土豆会变成什么样子了。姑且努力一下试试吧。”
山智解剖了韭菜鱼,架上了汤锅加入各种配料后心情慢慢地好了起来,正待哼个小曲时想起土豆的问题。
“喂,土豆……这是什么。”
卓洛放在菜板上的土豆已经出离了所谓土豆的广阔范围。严格来说,这已经不是土豆了。可能……也许……这该叫做土豆泥。
“啊,抱歉。”脸上找不到一丝抱歉痕迹的剑士搔了搔头,“太用力了。”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到底要怎么用力才能办得到这种事情?啊?你说啊!”
一把拎起卓洛的领子来逼得他不断后退,最后他的背“咣”的一声撞到了厨房的门上,可惜现在的厨师先生耳朵里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东西了。
“你要怎么对食物谢罪?啊?!”
“我都说了抱歉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啊?再说我根本就没削过什么土豆皮能这样不错了!”
“混帐……”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山智的怒气值即将突破临界点打算斥之武力的时候——
“山智,卓洛,午饭做的怎么样了?”
在男男对峙面红耳赤背靠门口距离超近的时候若是突然有人撞开门要进来,那么结果一定是像现在这样,靠门最近的那个人势必会被弹开再由于重力势能和惯性他会向前倒去且面对门的另一方则会被他压倒然后双方一起摔倒在地上的可能性极其之高。
“啊……”开门的路飞眨了眨眼,“抱歉。我太用力了。”
“路路路路路路路飞!”乌索普在如此惨剧之下一把拉过路飞的领子来转身就逃,“打扰了!请请请请慢慢来!”
慢慢来你个大头鬼啊!!!
山智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样不怒反笑,推开卓洛抓起两把菜刀就夺门而出,一分钟后传出了船长先生和狙击手的惨叫。
“…………唔……”卓洛被推开后仍然坐在地上,不太明白状况地皱起眉来捂住嘴巴。摸了一下,有一点血迹。
“……………………唔?”
可是没有伤口耶。
“啊!原来如此。”
卓洛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锤了下手心。
“…………啊。”
然后脸色又变得铁青。

娜美在甲板上再次伸展开四肢,在温暖的海风中满足地叹气。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呢。今天早晨送报的海鸟送来了报纸和自己通贩的本子……真是美好啊美好……话说拍拍写写卓洛和山智就可以大赚一笔,同人女们果然都是豺狼虎豹一般的存在,不过有钱入帐就是好啊~
“混蛋你们给我站住我要杀了你们!”
真美好啊真美好。
“救命啊不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啊全是路飞的错啊!!!”
真美好啊真美好。
“山智你被卓洛怎么了么?咦?!不要扔菜刀啊很危险的啊啊啊!”
真美好。

顺便一提,最后大家都没有午饭吃,“山智果然被卓洛那个了啊啊啊”的事实被大家就如此确定了下来(本人意见一概无视)。
只有桑尼号丝毫不动摇不马虎不大意地,继续航行在美好的伟大航路之上,一点也不在意发生过什么和即将要发生什么。
啊。真美好。




剧终。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噗,原来内也搬这边来了。很好我们还是邻居。。-W-
2009/02/20(金) 00:03:29 | URL | 鸟 #-[ 编辑]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